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网友“齡云”欢迎朋友到此一游!

祝到访者开心快乐!

 
 
 

日志

 
 

六、一位知青走过的路  

2010-06-30 10:08:30|  分类: 下乡的记忆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74年5月的一天,天津知青——水利队,和部分上海知青(共120多人),接到上级领导的一项特殊任务,要求我们这部分知青,集体调往七台河茄子河煤矿。去煤矿?是选调吗?否?这个煤矿是黑龙江农管局所属的一个单位。我们的户口、档案全部留在永丰农场不动。从接到通知,到出发就短短的两三天时间,那次领导还声明,这次调动并不强迫,走与不走都自由,这种充分民主的作风,也照实让我们为了难,因为走的去向十分明确,可不走的去向未知!想和父母商量,也因时间仓促来不及。就这样,这批该走的知青,又一次像唐僧取经似地,打起行装,踏上行程,向东南方向迁移了1700里地,来到黑龙江的第二个故乡——七台河茄子河煤矿。从那时起我们这批知青就不知不觉地,像人间蒸发一样从永丰农场消失了。因为在永丰这块大地上,说起建边农场,知情人很多,提起煤矿,大家一头雾水!不明白!很惊讶!可是我们确确实实,从美容地球那张脸的农民,升格为清理地球内脏的矿工了,从地上转到了地下,人不知,鬼不觉地藏起来了。

   来到七台河,首先映入眼帘的就是一座座分布在荒山野岭上,高耸入云的勘探架,就是勘探队查明矿体位置的设备。七台河并不是我们的目的地,到茄子河煤矿还要前行20里地。在通往茄子河煤矿的路上,到处可见一片片森林,有人说那是原始森林。到了茄子河煤矿,那里的领导将天津男排分配在一矿区;天津女排和那部分上海知青,分配在二矿区。新的工作,新的生活从此开始。

   煤矿有位领导对我们知青的生活非常关心,总是问寒问暖,同时煤矿领导也为知青创造了较好的生活环境,一排一排整齐的知青宿舍,都是只容纳五、六个人的小房间,知青食堂也宽敞整齐,就这样我们也心情愉快地落了脚。煤矿的职工都是来自各个农场的知青,二老改,也有一些当地人,总的人数不超过100人(二矿区)。

   按煤矿规模的大小,煤矿可分为立井和斜井,一般小煤矿都是斜井,茄子河煤矿就是斜井。所谓斜井就是从井口通往井下的路是一个斜坡,斜坡的全长有100多米,倾斜的角度不一,有的地段坡度较大,有的地段坡度较小。还有一条铁轨从井口沿着斜坡一直延伸到井下。这里我还要说明的一点是,在井口工作的人员,并不是在地面上,而是在高出地面七八米的坡顶上,井口好像在一座小山坡的脚下,井口面对山坡,井口的斜面与山坡的斜面平滑地连接在一起,坡顶有一块平台,这才是井口的工作面,就是翻斗(卸煤)人员工作的场地,下井的人员也必须先登上这座小山坡才能来到井口,正对井口七八十米远处,有一间绞车房,绞车上的钢丝绳与运煤的矿车用一把可以活动的销子连接在一起。矿车与一般写字台的大小相当,矿车的底部成屋脊型,矿车的两邦有两扇可以向上开启的门,矿车在绞车的控制下,可以沿着轨道上下移动。当年整个矿区唯一的一件高科技设备就属那台绞车了。下井作业的人员,按规定不允许搭乘矿车上下,只能徒步上下。

   我曾经好奇,下了一次矿井,刚走进井口,就感觉里面的空气阴森森地,越往下走,越感觉凉气逼人,所以下井人员一年四季都必需穿着棉衣、棉裤。巷道的顶棚和两壁都用树干支撑着,缝隙里还不时滴落出小水珠,沿着下井的坡路没走出多远,我就气喘吁吁了,但还是坚持地走到了掌子面。掌子面是井下比较宽敞的工作面,运煤的矿车就停在这里,从这儿再像四周有煤层的地方掘进,所以又衍生出一些不同形状的小巷道,或掌子面,井下的照明只靠每个矿工帽子上的那盏矿灯,照明的亮度十分不足,面对四周黑黑得煤层,光线更显得昏暗,再加上空气的潮湿,让人感觉非常不舒服,像闷在一个罐子里似的,还有些恐惧感。有的巷道煤层比较薄,矿工只能爬进爬出,很多工作面都直不起腰来,为了防止塌方还要不时地用树干支撑住巷道,雷管炸药也是井下必备的危险品,看到这一切,我真真切切地体会到煤矿工人的辛苦!!!这种辛苦绝对不同与其它行业,那次下井的亲身感受至今难以忘怀。

   当年男知青都下井作业,每每看到他们穿着,看不出本来颜色的棉衣棉裤,头顶矿灯下井时,就为他们捏把汗,当看到他们面无血色,升井时又为他们松了一口气,辛苦!危险!伴随着下井知青的每一天。当地人告诉我们,他们最怕听到井口的警报声,一旦警报响起,全矿区的人都会不约而同地跑向井口,那就意味着井下的人员发生了命悬一线的生死事故。有一次井下发生了一起塌方的大事故,而且将一名北京籍的二老改困在巷道里7天,因为塌方的长度有十几米,当年又没有应急的设备,只能靠人工一点一点地清理塌方的巷道,挖到第五天时还能听到被困人的说话声,到了第七天塌方的地段挖通了,那位北京的二老改,已经停止了呼吸,年仅四十出头,终身一人,事实就是这么残酷。还有一位天津籍的二老改也有四十上下的年龄,一口标准的天津话,从他的容貌上看,就可断定,他曾经遇过矿难,果不其然,这个人在井下处理哑炮时,哑炮意外爆炸,这个天津籍的二老改,受了重伤。痊愈后,面部除了留下疤痕外,还有镶嵌在皮肤里的黒煤,几乎布满全脸,看上去很惊人。还好这样的不幸无一例落在知青的身上。

     

  评论这张
 
阅读(190)| 评论(4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