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网友“齡云”欢迎朋友到此一游!

祝到访者开心快乐!

 
 
 

日志

 
 

【转载】蒙古包轶事 三 女人  

2014-07-22 10:15:50|  分类: 老知青的大事小情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我赶着羊群向正北方向前行着,已进入额尔敦乌拉公社的地界了。(知青的榜样——张勇烈士生前所在的公社)

    放眼望去,银装素裹冰雪皑皑,这里的地势起伏比较大,“有深山、有峡谷”(与地势较平坦的克尔伦牧场相比)我骑着马从峡谷的一侧冲过去撵着羊群绕着洼地走,因为洼地的深雪会使腿短的羊“搁浅”,羊一旦踏进深雪里肚皮被托在雪面上四腿儿乱蹬,在原地挣扎着消耗着体力,如果得不到救援就会冻死在雪窝里。

    一路上满眼被冻死的牲畜让人心痛:有瘦骨嶙峋的马一步三晃地在左顾右盼,像是在寻找自己的伙伴儿,已力不从心地失去了往日驰骋大野的风彩,在那里形孤影单地好可怜;有几头牛卧在过夜的牛盘上,潮湿的鼻孔还在冒着热气儿,宽大的下颚还在不停的咀嚼着,但四肢已经僵硬了,它们再也站立不起来了,(牛群包每天早晨人们要拽着牛尾巴向上提着推着帮助牛站起来)望着远去的牛群,在那里泪眼兮兮地张望着真是惨不忍睹;几只十几只像雪一样洁白的羊,横七竖八地被冻死在雪窝儿里,我本想抓几把柔软的羊毛垫在我的毡嘎达里包脚取暖,可刚揪了两把看到没毛的光皮暴露在凛冽的寒风中,我又缩回了手不忍心再揪下去了,让这些可怜的小乖乖们保留一个全尸吧;前面又有一头骆驼趴在雪地上,雄伟的像一座小山,我到近前一看,见它安详的像在酣睡。我转到它的右侧一看,“啊!”只见右腹部被掏了一个大洞,鲜红的血溅在雪地上红白分明刹是惨烈,内脏淌出来被撕扯得七零八落的,满地都是狼的爪印------。

    真是太惨了!世人们都说“水火无情”,但水、火来了它们还能奔跑躲藏,(在草原上着荒火时可见到牲畜奔跑的景象)可这连它们都忍受不了的寒冷袭来,它们能往那里藏身?在暴风雪中“壮烈”的小生灵们,安息吧!我在此给世人们补充完整这一句“水火无情,天更无情”。人不能胜天但人能顺知天意呀,不知四十六年后的今天,大草原上是否建了草库伦?牲畜是否有了棚圈?牧人们是否已经定居下来?……

    草原的天气像川剧演员的脸谱,说变就变。中午时分还是艳阳高照,这会儿,只见从西边的天际间飘起一层层的游云,一抹阴云像撒网一样一下罩住了西仄的太阳,太阳明亮的轮廓渐渐暗淡了最后消失在雾样的风暴里。风卷起地下的雪粒一层一层地扬向了天空,后面的风又在加着力猛烈的呼啸着,我的羊群扎堆儿地绻缩在一起不肯顶风前进了。

    这时,我看到大概距我两公里的东面,有一家的“草原小火车”正在迎着风向正北进发着。

    “草原小火车”是指草原牧民搬家时的车队。一般每家都有十几辆勒勒车套上牛拉着,两个大大的木头轮子直径有一米多,因为轱轳大便于在深雪里行走。头车是带棚子的远看确实像个蒸汽机的火车头,人可牵着头车在前面引路,后面车的牛缰绳绑在前辆车的尾部一辆连着一辆。有四辆是装载蒙古包的,有四辆箱棚车是装载一家人的衣物、被褥、粮食、用具及其一切细软的,一辆拉水的水罐车载着一个又大又圆的木桶,一辆装烧柴的牛粪车,还有三辆车是装载围羊圈用的三十片哈娜的,这是牧民一家的全部家当。这十四辆车串联在一起逶迤前行,远远看去真像一列草原上的小火车。

    这时我看见一匹枣红色的马载着骑手向我这边奔来,越来越近了来人是乌兰其其格。紫红色的长围巾把她的头和脸围得严严实实,只露出像弯月一样的一双笑眼。她来到我的近前从怀里掏出一个布袋儿,递给我说“巴达一地”(吃饭)我向前一探身子接过来,打开一看是一袋她们家的特产“油炸小面片”,这种“小点心”早晨我吃过的很好吃。可眼下风正紧,要吃必须摘下口罩来,我正在犹豫着,看了她一眼,她好像是猜着了我的心思,向我边说边用手比划着。她拿着一块小面片儿放到她的眼下,塞进鼻翼与围巾间的缝隙里,然后又用手指向下捅了捅,接着就看到她的嘴在围巾里蠕动起来。真是个聪明的小姑娘,只有她才能想出这样的好方法。我兴奋地如法炮制,把“小点心”捅进口罩与鼻翼间,果然凑效!“我带着口罩竟能吃着可口的饭?!”这又是一大奇闻异事。我们俩相视一笑,我的心里荡起一股赞赏、感激的涟漪……。

    她帮着我把羊群朝着东南方向,她们家的车队赶去。我这个人对什么事物都是有好奇心的,想到近前观察一下“草原小火车”,就和乌云其其格打着手势一指车队,聪明伶俐的小姑娘马上就明白了我的意思并点点头,我朝着车队策马而去。越来越近了,我看到女主人在头车前牵着牛缰绳,一步一步地在雪原上跋涉着。突然,见她弯下了身子,车队也停止不前了,我催着我的大黄马冲了过去。

我奔到她的近前,不见则已一看使我倒吸了一口凉气,全身毛骨悚然……

    只见她那扎蒙古袍的腰带脱落在雪地上,她敞着怀半蹲在那里,低着头向她的身子下望着,一会儿从她的下身那里掏出一个“哇-哇”啼哭赤条条血淋淋的婴儿来,原来她正在生孩子!

    我下了马愣在那里被眼前发生的事惊呆了,也不知该帮她做些什么。只见她拖拉着双腿挪到棚车前从里面拽出一张羊皮,把还在哇哇啼叫的婴儿裹在里面放在了棚车里。

    “呦——呦呦”她出了一口长气对着我说着“蛤蟆怪——蛤蟆怪——”我看到她的脸已被冻得呈紫红色,两只快要僵硬的手沾满了血迹,从雪地上捡起了腰带哆哆嗦嗦地把蒙古袍扎系上,牵着牛缰绳顶着风深一脚浅一脚地踏着雪又继续向前走去……。我默默地站在那里,望着她顶着风弯着腰略向前倾的背影“多坚强的女人!真是让人钦佩的蒙古人!”

    对眼前发生的一切我们是不可理解的,但世世代代生活在草原上的游牧人,这是司空见惯的、天经地义的。如果不应是这样的,那应该是什么样的?严酷的现实也只能是这样的了,这样的从远古延续至今,真是“一方水土一方人啊!……”

    我们又往前行进了三里多路,来到了乌日哈选好的新驻地。在背靠一座小山包的半坡上,包盘上的雪已清理干净。一百多平方米的羊盘上的雪也已基本清理完毕,乌日哈和一个年轻人在那里不停地挥动着大木锨向外甩着大雪块儿,清理着羊圈门前的通道。我想:这个当“阿玛”的还不知道他们家又喜添贵子了……。

    我把羊群赶到雪浅的坡畔,看着它们在那里用蹄子刨着雪、啃着、吃着草,这时女主人已把“小火车”就位在羊盘上正在那里卸车,还像个壮劳力在搬东挪西的忙着,我打马前去一块儿帮着把三角形的毡包支了起来。“不知那还在棚车里用羊皮包裹着的‘小人儿’现在怎样了?我一直在想着他”

    天色渐渐地暗下来,风显得小些了,我觉得更寒冷了。女主人麻利地点燃了包内的炉火,看着她从棚车里把那个羊皮包抱了进来,在炉火旁她把包裹打开了——攥着两个小拳头,弯屈着的双臂夹在胸前,紧闭着双眼,张着小嘴儿,是婴儿正在啼哭的状态,但听不到声音。就在这一瞬间,我的心脏紧紧的收缩了一下,其实孩子早就冻僵了,这也是我一直担心着的事展现在了眼前,像个人参形状的大红萝卜,硬邦邦地支楞在那里……。

    我注意到女主人木纳的脸上看不到有任何表情的变化,她拎起孩子的小脚丫钻出了包外,向包后使劲一甩,就听“噗”的一声,沉进了厚厚的雪里去了。这无奈之举也是理所当然的,因为女主人清楚的知道他们游牧民在这个季节出生的婴儿是不会成活的。

    溶化雪水、烧奶茶、煮手把肉、做面条……女主人按部就班的忙里忙外的进行着更古不变的程序,无论发生什么事都不会改变她一个蒙古女人恪守的使命。除非她撒手人寰登极仙境,否则她就要与天地同在、与日月同辉。

    我看着她还是穿着那件单衣被炉火熏烤得汗水淋漓,不住地用袖子抹着脸上淌出的汗水,“这哪是在‘坐月子’啊!”铺好我的行李后,我拿着粪筐出去替她取回一筐干牛粪放在了炉旁。我搓着被冻得发白,指尖儿皮肤有点儿变硬的手指,她看了我一眼,我看到她红润的脸上显出些难得的笑容。

    乌日哈斜躺在皮睡袋上,擦着火镰抽着他的烟。乌兰其其格在油灯下,右手食指尖上套着一个大概是“顶针儿”的东西,在缝着什么……。

    煮肉的锅里翻滚着水花,向外喷发着热气,包里暖暖的,油灯柔柔的,人们都懒懒的.这时外面的狗一声声的叫起来,并向外冲出去越咬越凶,我感觉好像是有骑马人向包里走来,乌日哈起身掀开毡门向外大喝一声,狗顿时像被吓撒了气一下没了脾气。

    包门掀开处猛地钻进一个人来,一把抓下头上的红狐皮帽子弯着腰“三白奴!”他在向我们问好。女主人双手捧着递上一碗热奶茶,他就势围着炉子坐在我的旁边儿。乌日哈和他搭着话我一看是刚才帮着铲雪的那个年轻人。

    接下来例行着程序:吃肉、喝茶、吹灯、拔蜡……

    我躺在被窝儿里,这一天的所见、所闻、所感在我的脑子里一幕幕地闪现着、在我的心里一波一波地翻腾着,像野人?……。

    包西面乌兰其其格的皮睡袋里,传来一阵儿一阵儿嘻嘻——嘻嘻嘻的笑声和断断续续——呀——呀的吭叽声,那里一直在不停地骚动着……是和刚刚吃饱喝足的那个男人.

    包东面女主人的皮睡袋里声响相对轻一些。一问一答粗细音调一起一伏,听起来韵律也美……。

    在东西两侧嘻嘻索索合弦的伴奏下,我权且当作一首催眠曲,我安慰着自己“快睡吧——快睡吧……”我越强迫自己越不能如愿以偿,这时女儿“呀—呀”的音调高了两个分贝,母亲那面儿“扎—巴拉杰——扎—巴拉杰”她是在叫谁的名字吗?

    “别跟着瞎猜了,你也听不懂蒙语,明天早起别再被埋在雪包里就万幸了,”我边想着边把头往被窝儿里缩了缩、又缩了缩……。


【转载】蒙古包轶事 三 女人 - 齡云 - 网友“齡云”欢迎朋友到此一游!
  评论这张
 
阅读(112)|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